星期六 , 十二月 15 2018
首页 / 环球军事 / 以色列为何很紧张?伊朗军队距前者边境仅30公里

以色列为何很紧张?伊朗军队距前者边境仅30公里

以色列为何很紧张?伊朗军队距前者边境仅30公里

图为以色列装甲部队

据法国《费加罗报》网站12月17日报道称,自从叙利亚内战爆发以来,以色列发现其面对的“伊朗问题”越来越大。极端组织“伊斯兰国”垮台后出现的和平以及巴沙尔政权的“胜利”,似乎无法减轻这一问题的严重性。以色列情报机构摩萨德前官员西玛·夏因表示:“我们十分紧张。伊朗军队在叙利亚站稳了脚跟。伊朗的得力助手真主党也在那里公开活动。至于参加叙利亚战争的什叶派民兵,我们担心他们会被并入到叙利亚军队中。”随着对地中海东岸地区的影响力不断巩固扩大,伊朗被认为是“规则改变者”,而这是一种力量格局的改变。夏因总结说:“如果与真主党发生新的战争,以色列将面临两线作战的局面。”这位以色列前情报官如今为著名的以色列国家安全研究所工作。

报道称,以色列指责夙敌伊朗利用叙利亚内战以及随之形成的新的军事力量对比关系,在叙利亚南部部署伊朗军队和真主党武装,而真主党利用战事获得了武装攻击能力的提升。但是自从黎巴嫩哈里里总理辞职引发危机之后,事态突然有了新进展。

在整个叙利亚内战期间,以色列在叙利亚划定了2条威胁其国家安全的红线:向真主党输送武器和在边境地区建立“恐怖主义组织”。以军曾多次袭击向真主党运送物资的车队。但是,如今危险在逐渐临近。

刚刚出版著作《我的地缘政治词典》的弗雷德里克·昂塞尔解释说:“以色列人认为真主党想在黎巴嫩立稳脚跟,而什叶派武装的支持让其具有某种合法性。但是以色列人无法容忍真主党武装出现在戈兰高地附近,因为整个以色列北部地区都有受到袭击和渗透的威胁。”

昂塞尔认为,伊朗人显然是想在叙利亚站住脚,“什叶派官兵和民兵在距以色列边境仅有30公里的大马士革周边地区建立了永久性基地”。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重申,为确保以色列的利益受到保护,以色列保留军事打击叙利亚南部地区的选项。以色列国防部长阿维格多·利伯曼警告说:“我们不会允许在叙利亚形成一个什叶派轴心,这有可能被作为威胁以色列安全的活动的基础。”以色列建议设立一个纵深50公里的缓冲区,伊朗及其盟友的武装不能深入到该地区。

伊朗影响力的增强并不是以色列领导人担忧的唯一问题。俄罗斯-伊朗关系的巩固是以色列面临的另外一个问题。西玛·夏因解释说:“这已经不仅仅是一种理性联姻,而是一种战略合作关系。伊朗已经在该地区站稳脚跟,其与俄罗斯的关系不再局限于军事层面,也包括经济因素。”

在这种新的地区格局下,以色列也在努力寻找盟友。一位以色列外交官说:“我们并不是要替所有人干脏活累活,但是所有能向伊朗额外施加的压力的力量,我们都欢迎。”这种力量来自沙特,也来自美国,尤其是特朗普将伊朗列为其在该地区的主要敌人,并威胁要“撕毁”伊朗核协议。以色列领导人始终无法认同2015年7月伊朗与国际社会达成的和解,因为这不过只能使伊朗核计划暂时中止10多年而已。西玛·夏因认为:“撕毁核协议是不可能的,但是可以导致另外2个新问题,那就是伊朗的弹道导弹计划和伊朗的地区称霸。”

外媒称,在欧盟内部,法国总统马克龙是唯一公开提到有必要与伊朗人就这2个问题进行谈判的领导人。然而,以色列人怀疑他没有足够手段影响其他欧盟国家领导人。这样的建议遭到了欧盟外交与安全政策高级代表费代丽卡·莫盖里尼的冷对。内塔尼亚胡可能不会见她。由于在文化和历史上与该地区国家渊源颇深,法国不断提出倡议,试图缓和伊朗与沙特之间的紧张局势,并出面充当了黎巴嫩危机的调停者。但是法国对伊朗施加压力的能力很有限。

法国对伊朗在地中海东岸地区影响力日增很敏感。同时,法国也地处抵制核扩散的前沿。它希望能够挽救一个自己做过贡献的核协议,而如今它认为该协议还是令人放心的。它还希望自己能在一个未来非常有利可图的市场上占有一席之地。

因此,法国拒绝了以色列的要求,不赞成对伊朗在黎巴嫩的银行账户监管上施加压力。弗雷德里克·昂塞尔认为:“马克龙不愿因为虚幻的东西丢掉实际利益。他以聪明的方式填补了美国人留下的空白。这是让法国变为一个救急大国的良好时机——充当逊尼派和什叶派之间冷战的裁判。”(编译/芦龙军)

发表评论

你的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必填项已被标记为 *

*